精品都市异能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大雪將至雲壓頭-第二百零五章 林灣灣讀書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临沧败给楚军之后,士气一衰到底,虽然心中对楚国的人憋恨,但如今他们处于弱势,倘若再盛气凌人一些,恐怕楚国下来的割地赔款条约就要更加过分了。
临沧的城门被迫为楚国的人大开,所以这次穆习容进入楚国几乎没有什么阻滞和危险。
只不过临军朝他们投来的仇恨的目光让人难以忽略罢了,但穆习容也并不在意。
“小姐,客栈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先去落脚的地方吧。”纪携办事效率高,进城没多久,便将客栈定下了。
穆习容点了点头,表示应允。
到了客栈之后,穆习容思虑一会儿,开口说道:“纪携,你出去买点临沧的首饰和衣服吧,我们这身打扮恐怕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纪携知道她的意思,点头出去买东西了,转身前将门给合了个严严实实。
纪携出去之后,房间里静悄悄的。
她所住的厢房是上好的厢房,纪携的就在隔壁转角处,只不过比这里差上不止一点。
穆习容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让外头微凉的空气灌进来,神思也跟着清明了不少。
但她心中始终有些一些沉重、迷茫和不确定感,这偌大的临沧,宁嵇玉又在哪里呢?
如今楚军已经大胜,宁嵇玉要出城应该已经不是难事了,可他却迟迟未归,必定是有人在被背后相追。
而那个自小娇生惯养的临沧公主,应当没有那样的手段。
难道是……?
穆习容眉头微蹙,想到这个可能,她的心跳都空了一拍,他会这么做吗?
又为何这么做呢?
如今这临沧里,有能够威胁到宁嵇玉的势力,恐怕也就只有她的师兄温离晏了。
但她始终想不通她的师兄为何这么做,或者这些事只是她想多了,背后另有其人也说不定。
她正想着,还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来,外头却突然响起了一阵嘈杂声。
“你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要跟我退婚的?!”女子的声音有些尖利刺耳,但气势却称得上盛气凌人。
“林湾湾,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把你当兄弟,我爱的女人只有淑婕一个。”男人将身前一个娇小的女子揽在身后,扬着下巴对面前那个手握轻鞭的女子重声道。
“湾湾姐……我和驰哥哥是两情相悦的,你就……你就成全我们吧……”那娇小女子红着眼睛看了林湾湾一眼,声音弱弱地说道。
这副娇弱的样子,确实很容易勾起男子的保护欲。
“我成全你们?”执鞭女子冷笑了一下,手腕一甩,长鞭尾如凌厉的细刀一般割开空气扬起沉粒。
“啊!”那鞭虽然离那谢淑婕很远,但她还很是惊慌地躲到了张驰的身后,像是生怕被那东西波及一般,惧怕地探出头来看林湾湾。
一副极具怯意的样子,叫林湾湾没来由得就怒从心起。
“你的好张驰哥哥因为你,昨日当着我所有亲人的面说要退婚。那是你们可有想过你们把我的颜面往哪里搁?让我成全你们?”林湾湾勾唇冷笑道:“如果我今日能成全的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只能成全你们去死!”
她说着,手握长鞭就要朝他们二人甩来。
“林湾湾你要打就打我,打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张驰一把将那道鞭抗下,用力抓在手中,他对着林湾湾瞪着眼怒吼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幅盛气凌人又泼辣的样子,你还有点女人的样子吗?你要想想,那个男人会愿意取你这样的女子?”
张驰话音刚落,林湾湾则又是一鞭子甩了下去,她尖声道:“当初你们张家借了我们林家的东风,才到了如今的地位,发达了之后反倒看不起我们家,要来退婚,像你们张家这样一群不仁不义的白眼狼,和你们攀上关系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娶我林湾湾?你也配?!”林湾湾一字一句掷地有声,那长鞭如影蛇般破空而出,直挥到张驰的脸上。
张驰还没开始叫唤,一旁的谢淑婕就已经心疼得不行了似的,急忙捂着张驰破了条不足一寸的口子,出声责怪道:“湾湾姐,我平日与你以姐妹相称,你怎么能这样做了?你以为你毁了驰哥哥的容貌,驰哥哥便会回心转意了吗?不论驰哥哥变成什么样子,我谢淑婕都会对他不离不弃,湾湾姐就莫要再纠缠了。”
林湾湾嗤之以鼻,“好一个不离不弃。”
她垂眸缓缓收鞭,用鞭身指着张驰冷冷道:“张驰,这一鞭,不过是利息,今日你给我林家的所有耻辱,来日定当千倍奉还。”
她说罢,转身利索地旋身上马,动作干脆好看,英姿飒爽。
临沧的女子大多数敢爱敢恨的,行事也颇为洒脱大胆。
因此今日这街头才上演了这么一幕。
“驰哥哥,你没事吧?”谢淑婕上前看着张驰的伤口,满眼的心疼,而外头围观的人见戏已落幕,便没再多留,人群也逐渐散去了。
到了这里,穆习容便不再想看下去了,她索然地关上门窗。
正巧此事纪携已经买了东西回来。
他将穆习容的那份放在了她的房中,穆习容想了想,出言问说:“你可知道有一个名唤林湾湾的姑娘是什么来头?”
“林湾湾?”纪携皱着眉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道:“哦,是她啊,这林湾湾是林家的嫡长女,家中时代经商,虽然称不上是首富,但家底总归是不差的。”
穆习容既然开口问了,那么就索性问了个明白,“那张驰呢?又是何许人也?”
“这张驰便是和林湾湾有婚约的那位,不过前阵子人家好像毁了婚,那张驰好像还带了人回来。”
“张家和林家的渊源,你细细与我说说。”
纪携见穆习容既然问了,就将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部都告诉了穆习容。
他虽然不是临沧的人,但功课却是做足了的,他所调查到的,都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穆习容听完后有些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