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白骨大聖 線上看-第354章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5k大章,求訂閱求月票)推薦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晋安看着有些吓破胆的祁老头,他目光沉着的走出玄宫,手里还捏着个无头尸体的脖子。
他目光略过跪在玄宫门口跪拜的祁老头、邬氏兄弟,又瞟了眼站在玄宫门口皱着眉头,像是在思考什么,并未如前者三人下跪的红玉姑娘。
最后把目光看向跟削剑一起气喘吁吁跑回来的老道士。
“老道,怎么回事?”
呃。
看着手提无头尸体走出玄宫的晋安,老道士嘴角肌肉抽抽,喘气跑近说道:“小,小兄弟,你还记得地下河里那些石头人不?”
“我们一路踩着走来的那些石头人…他娘的…就在刚才,它们的眼珠子都动了!那些石头人全都成精了!它们身子虽然还是躺在河谷里不动,可那眼珠子就跟成精了的黄鼠狼眼珠子一样,在石头脸眼眶里冷冰冰转动,一直盯着岸上的我们看!”
老道士双手撑腿的弯腰大喘气,因为跑得急,几步路就把他累惨了。
“你能想象,几百个石头脸,不对,是几千个石头脸全都成精盯着你看的那种邪乎劲吗?呼,呼…顺着地下河出去是肯定没办法了,我们要另寻出路…呼跑死老道我了……”
老道士这身子骨有点虚啊。
平时那么多羊杂面和韭菜小笼包算是白瞎了。
这时,下跪在玄宫门前,还在不断磕头的祁老头三人,一边纳头就拜,嘴里胡言乱语说着些祈求饶恕的话,一边朝站在身旁的五脏道观三人惊恐喊道:“一定是这古墓活过来了,祂活了!祂活了!”
“果然当初发生在建庙人身上的灾难,也马上要发生在我们身上了,我们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你们也赶紧跟我们一起朝古墓下跪磕头,祈求祂放我们一马!”
“红玉姑娘你还在犹豫什么!大家都快跪下!都快跪下啊!不然我们今天真的都要死在这座大墓里了!”
祁老头此时有点疯言疯语,语无伦次。
或许正是因为切身接触过建庙人,深知建庙人的高超本领后,所以当知道连建庙人都朝古墓下跪臣服,连建庙人下墓后都栽了个大跟头,当碰到一模一样遭遇时,一下就把他吓破了胆。
晋安没再多管已经吓破胆的祁老头,他目光望向巨大广场外的漆黑世界。
越过广场就是条干涸护城河了。
护城河另一头就是震断改道了的地下河了。
但地宫漆黑,不管是广场还是护城河,在人们看来都是黑魆魆,在看不见的未知黑暗里除了地下河潺潺流水声外,一切都很安静,就像是半夜走在坟头堆里的那种让人惴惴不安的死寂。
往往这种平静才最凶险。
“你们信命吗?”
望着凶险未知的黑暗地宫,晋安突然蹦出句没头没尾的话,他面色沉着,冷静,并不见慌张神色:“反正我不信什么命。”
“我更相信左殿的阴间鬼门关,是小凌王那帮人的困兽之斗,临死反扑。”
“你们还记得之前的地动山摇声势吗?那或许并不是什么天塌地陷的灾难,而是外头已经天黑,我们头顶上方神山里的巨大人手巨人又开始在撞击神山…别忘了,每当黑幕降临,洞天福地里那些死而不化的东西再次睁开麻木眼睛,疯狂嗜血。”
“我们眼前碰到的这种种怪象,只不过是刚好巧合撞到一起罢了。”
晋安依旧冷静说道:“所以我不信什么只要低头认命,只要一跪就能换来苟且偷生,我只信我自己。”
“这里是道场福地,只要问心无愧,何惧鬼神窥视人心?只要点石树万年不崩,就是始终道高一丈。”
正是因为窥视到这座人形陵墓的真相,他才敢笃定这人形陵墓闹腾不起来太大动静。
五色土只出现于风水极佳的福地。
福地也指墓地。
地面那么多五色土存在,自然有其道理,假如真是绝地,死地,十死无生的聚阴之地,断然不会还存在那么多五色土。
思及此,晋安扭头看向已经气顺些了的老道士,沉声道:“老道,这地宫头顶既然存在五色神土,那么在地宫里肯定留有一线生机的生门,不可能是十死无生的死地。这里你最擅寻穴相地,风水堪舆,你觉得咱们的一线生机在哪里?”
晋安就是五脏道观的主心骨,他的沉着冷静,让老道士心神大定,开始动用一生所学本领,冷静思考对策。
“五色神土,五色神土…对,五色土塔,老道我想到是怎么回事了!”老道士的兴奋声音在空旷地宫里回响。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天道不全,并非天道残缺,而是凡事皆有一线生机。为什么九代表了极数?十是虚无?就因为世事无绝对!小兄弟,我们现在就重新退回玄宫,去五色土塔的第十座土塔,那里正是我们的一线生机!”
“好!”晋安和削剑毫不保留的信任老道士,快步跟上老道士。
当路过红玉姑娘时,她也果决的跟上来。
这下子,就只剩下祁老头和邬氏兄弟还在下跪磕头,祈求地宫老爷饶命。
邬氏兄弟眼看玄宫门口就只剩下自己三人还冷冷清清跪着,人数一下少了大半,他们也有些心头发怵了。
“怎么办,那些古塔都已经被毁,真会是一线生机吗?”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有些犹豫。
“如果这座古墓真要拿我们祭天,不管我们躲到哪都逃不过一死,倒不如跟上他们,多份退路。反正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最后俩人一商量,决定也跟上晋安他们,人都有从众心理,认为人越多的地方越有安全感。
于是,原地只抛下孤零零一个人跪在玄宫门口的祁老头,邬氏兄弟急步追向晋安。
听到身后脚步声,晋安转头看了眼朝他讪讪一笑的两张黑乎乎鬼脸,继续不发一言的继续向代表虚无空间的第十座五色土塔赶去。
因为他留意到,刚才的耽误,玄宫里灰雾扩散速度很快,已经快要侵占玄宫中央的石化树,过不多久就要连十座五色土塔都要被卷入阴间黄泉世界。
至于玄宫里的那个石俑人,因为环境关系,没法在黑暗里看到更远,无法看到那石俑人是否还跪在石化树前。
晋安六识敏锐。
他老觉得有双冷冰冰,像是厉魂青眼的麻木目光,一直盯着他后背,当转头去看,身旁除了黑暗,什么都没看到。
他不是那种疑神疑鬼的人,不屑冷哼一声,不管是什么东西躲在阴影里窥视他,只要别螳臂挡车挡他道就行。
那一排十座的五色土塔位置很明显,只要踏入玄宫,第一眼就能看到一字排开的十座土塔。
这些五色土塔里被好毁坏好几座,反倒只有第十座土塔毁坏最少,第一眼看上去给人很干净,像是经常有人来此住过一样。
但晋安很清楚。
这只不过是人眼产生的视觉欺骗而已。
因为其它土塔破损厉害,所以产生了视觉偏差,觉得此塔像是常年有人住过。
老道士是第一个跑进土塔的,一进土塔就不由庆幸的说道:“还好这第十座土塔代表虚空,虚无混沌,或许正是因为此才会在当年的浩劫里幸免于难,成为十座土塔里破坏最少的一座。”
之后是削剑、晋安进入。
然后是红玉姑娘,最后才是邬氏兄弟。
“老道长,这第十座土塔你确信真是玄宫里的一线生机,不会有什么意外吧?”六人鱼贯进入五色土塔后,即便到了现在,邬氏兄弟对老道士的话依旧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不知道为啥,老道士总是对面前这两个皮肤黝黑,五官、肤色长得有点像昆仑奴的黑鬼提不起好感来,所以在面对这俩人问题时,他自然是没好气的鼻孔冷哼一声:“道法玄说不可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一切道理都已在‘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里…算了,跟你们说也不会明白的。”
这时,老道士也跑到土塔门口,跟晋安站一起,紧张看着外头形式,说不紧张那都是骗黑鬼的。
面对生死攸关的关头,就连老道士也淡定不了啊。
蓦然。
老道士神色一紧。
来了。
就着视野有限的神光,从玄宫幽暗深处,一团灰雾在玄宫里弥漫,就如潮汐水雾吞没掉一座又一座五色土塔,那些土塔整个被灰雾笼罩,五色如同古旧淡化,以肉眼可见速度的变成了诡谲黑白之色。
那是亡者阴间的世界。
看着第五座、第六座五色土塔被阴间笼罩,大家下意识都屏住呼吸,就在万籁俱静时,灰雾背后忽然传来急促脚步声,就在灰雾吞没第十座五色土塔前,祁老头终于赶在最后关头,满头大汗的跑进土塔里。
看着最后一个跟来的祁老头,晋安乐了。
看来这祁老头的信仰还不够坚定啊。
这么快就当叛逃的逃兵了。
看着最后关头跑进五色土塔的祁老头,老道士忍不住调侃一句:“小老弟,你这样不行啊,你这中途跪到一半又不跪了,半途而废,就不怕不得善终?”
已经进入第十座五色土塔的祁老头,连呸呸呸的苦着脸说道:“老道长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黑灯瞎火的就我一人留在墓里,出又出不去,不跟着几位高手一起走我还能去哪里。”
老道士原本还想再调侃几句祁老头的,但这时,整个第十座五色土塔已经都被灰雾笼罩,究竟是一线生机还是死无葬身之地就在这一刻了,脸上表情一紧,全身肌肉绷起的紧张盯着外头动静。
此刻。
五色土塔外的地砖,在灰雾下,犹如生机被掠夺走,一切都在快速变成灰暗的黑白世界,这一幕让晋安想到那次死人经的怪诞经历。
在几双紧张目光注视下,代表阴间的黑白世界,在抵达第十座五色土塔时戛然而止,而是继续朝远处侵袭。
果然被老道士说中,这第十座五色土塔,就是九之极后的虚无空间,果然在绝境中藏着一线生机!
成了阴间里一方净土!
不受阴间影响!
劫后余生的其余人,脸色狂喜的朝老道士拱手,由衷敬佩:“老道长,您真乃神人也!”
“服气!老道长您的本事,我们彻底服气了!”
之前一直被忽视的老道士,这回彻底折服在场其余人,眼里不再只有晋安和削剑了,老道士在他们眼里也成了深不可测的高手。
老道士一边推辞说哪里,哪里,运气好都是运气好瞎蒙对,一边却是脸上笑开花,满面红光,得意忘形。
越是与老道士相处,晋安越是信任老道士在命理地相、风水堪舆方面的造诣,所以看着老道士被祁老头他们不断恭维拍马屁,他觉得这都是对方应得的。
此时外头的阴阳混乱还在持续,阴间还在玄宫里持续弥漫,此时已经扩散至玄宫外,朝着干枯护城河、改道的地下河流扩撒去。
见危机暂时解除,大家的精神压力放松,这才注意到晋安手里一直抓着具无头尸体。
说来也是怪了。
在祁老头他们眼里恐怖,忌惮的暨九尸体,一路上都老老实实被晋安捏着脖子不动,一路上都没诈尸作怪,暨九尸体被镇压服服帖帖。
砰!
暨九尸体被晋安随意丢在地上,砸起些浮尘,却把祁老头他们几人吓得面色大变,狂退到墙根边,退无可退,面色那叫一个惊慌与难看。
晋安淡看一眼墙根那几人,不以为意的说道:“不用担心,此尸已被我一张黄符镇压,翻不了天。”
他并未说是什么黄符。
其实就是三次敕封的五雷斩邪符。
暨九尸体虽然难缠,但面对霸道诛邪的五雷斩邪符,只是凭黄符上溢出的五雷气息,就把此尸镇压的难以翻身。
一开始晋安也没留意到五雷斩邪符能压制暨九,当他手掌抓起无头尸体时,发现暨九一直老实,他才察觉到五雷斩邪符刚好能压制此尸。
祁老头四人一脸惊愕与不敢置信,抱着颗眼珠子宝石啃的暨九死后有多难缠,他们可是深有体会,怎么杀都杀不死,而且越杀还会越闹越凶,当时连小凌王都只能刺瞎暨九两眼才躲开死人纠缠。
思及此,四人都是沉默,连那么刚愎自用的小凌王都被眼前这个男人杀破胆逃,压箱底手段肯定不止一种,更何况镇压区区一具邪尸。
这才是深藏不露的真正高手!
呃。
哪来的烤肉香气?
祁老头和邬氏兄弟震惊看到,在他们眼里的三个高手,此时正用内气烘烤一只叫花鸡,然后拍碎泥巴,揭开荷叶,手撕鸡腿,居然在阴气森森的古墓里吃起了热气腾腾的叫花鸡,驱散墓里寒气。
看着手撕鸡腿肉递给削剑和老道士的晋安,他们眼皮肌肉狂跳,很想提醒一句,你撕鸡腿的那只手,刚才好像还用来抓无头尸体,就不怕把墓里尸毒吃进肚子里尸变吗!
可接下来,他们又闻到了浓郁酒香味,看到晋安三人拿出只酒葫芦,在墓里喝酒暖身子,一手热气腾腾鸡腿一手香气四溢的酒葫芦,吃得那叫一个没心没肺……
这哪是下墓盗宝,分明就是下墓来踏青的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祁老头三人都被震惊得有些发懵,脑瓜子嗡嗡,有些反应不过来。
咕噜噜——
三人肚子不争气的打起雷鸣,把他们从失神中拉回现实。
假如晋安的猜想是真的,现在外头已经天黑,那么他们已经下入地宫一天未进食了。
自打下入地宫后就一路精神高度紧绷,之前还没觉得乏累,现在躲在五色土塔里一放松下来,才发觉自己等人是又累又饿。
三人眼巴巴看着晋安、老道士、削剑手里的热气腾腾鸡肉,就跟连啃了半月草根的黄鼠狼突然闯入民房鸡圈,眼珠子都瞪绿了。
但晋安三人依旧自顾自吃着,一点都没要分享食物的打算。
能让三人进五色土塔躲躲,已经是他最大的宽度了,总不能救了人后还无底线的分享食物,让自己饿着肚子吧?
那已经不叫善心。
是恶心人。
虽然他们不止带了一只叫花鸡,除了叫花鸡外,还有别的水果可以果腹。
见的确分不到叫花鸡吃,祁老头、邬氏兄弟最后默默拿出随身包袱里的水果,如同嚼蜡的麻木吃起来。
再甘甜的果子,连吃半个月,换作谁都早吃腻了。
……
看着从包袱里拿出果子吃起来的三人。
呵呵。
晋安一笑。
看吧。
果然有自备粮食,根本就饿不死。
“小兄弟。”老道士忽然有些贼头贼脑的凑近晋安。
晋安瞄一眼像做贼心虚的老道士:“干啥?”
老道士挤眉弄眼的低声说道:“小兄弟你看我们这么多人饿了一天,都在吃东西补充体力,偏偏那红玉姑娘一副无动于衷,在地宫里走了一天却没有口渴或肚子饿的样子。”
把鸡腿、鸡翅分给老道士和削剑,干啃鸡身的晋安,抬眼看一眼正在土塔走动,研究土塔的红玉姑娘方向,不以为意道:“嗯,干盗墓这行死个人很正常,她是死人,当然不用吃活人饭。”
呃,咳,咳咳,老道士险些被喉咙里一口鸡肉卡得羽化升天过去,削剑拍了下他后背,吐出卡在喉咙里的鸡肉才重新喘过气来。
“!”
老道士一脸震惊看看晋安,又看看削剑,原来只有他没有看出来。
晋安没再去管一脸纠结的老道士,待酒足肉饱后,他开始研究起地上的无头死人,想着该怎么才能彻底杀死暨九。
阴德不阴德的只是其次。
他主要是想乐于助人,送暨九彻底归西,死而瞑目。
呵。
/
Ps:1号59:59更新分求保底月票,是不是已经迟叻?泪目(ಥ﹏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