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ptt-第四百零六章:神道閲讀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天气预报难得准了一次,暴雨当真在十二点准时升到了顶点。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四百零六章:神道讀書
黑云中像是有庞大的东西在翻滚,雷声、雨声、风声搅和在一起疯狂地撞击着地面,雨水奔腾咆哮着冲刷着这个世界。
而在这一切混乱之中,苍白色的人影踏入了卡梅尔大学,徒步走狂风骤雨之中,祂的眼眸是刺目的金色,就像太阳一样耀眼。
祂抬起了右手,于是狂风和怒雨都要为祂让路,在祂的前方暴雨的帷幕被无形的力量分开了_就连天空上的乌云都为之切开了一条道路,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在了那条‘神道’上,为祂的身影镀上一层圣洁的金芒!
在昏暗的学院中,暴雨黑暗之间,一条金色的‘神道’划分了出来,直直朝向了远处尽头的体育馆。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四百零六章:神道看書
教学楼中,恺撒四人都以不可置信地仰头望着天空的异象,他们想过这位‘神祇’会以高调的形式登场,但却从未想到过会是以这种方式出现。
这种抬手分割雨幕召来光明的手段放在以前已经可以成为‘半神’了,不禁让人想起圣经里“摩西分红海”的神迹,无论走到世界的哪个王国,祂都会成为神的代行者,被跪倒的国王亲吻手面,赞颂伟大的权能和智慧。
次代种…不,绝对是次代种以上的存在。
恺撒和楚子航死死凝视那白色神祇斗篷下太阳一般的眼眸,那炙热的黄金瞳就算隔着百米的风暴都难以遮掩,从祂踏入校园的瞬间起,一股难以遏制的威压就已经出现了,风雨都成为了祂出场震撼的衬托,这场暴雨也正是为祂即将落下的审判而作出的激昂乐章。
天台上的曼蒂架着大口径狙击步枪,狙击镜里锁定住了那位神祇,在看见对方的黄金瞳时,她都忍不住侧开了头趴进了手弯里缓解双目的刺痛和大脑的混乱…跨越数百米她都难以直视这位存在,她甚至开始怀疑起了手里的人间凶器就算成功命中了对方也不可能对其造成怎样的伤害。
“我该…怎么做?”曼蒂只能按住了传呼机请求另一边的指示。
阶梯教室的窗边,恺撒身上的传呼机响起的声音才堪堪将他从震撼里拉了回来,立刻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看向身旁同样恢复了冷静的楚子航,摁住传呼机说,“先不要轻举妄动,重复一遍不要轻举妄动。”
“体育馆那边没有异常,这次敌人没有展现出上次一样的分身能力。”狮心会的男学员放下望远镜小声说道,像是放大声音都害怕被那位神祇听到一样。
“也就是说他就这么正大光明地走了进来,要当着我们的面过去杀了他点名想杀的人?”恺撒看着这条金色的神道低声说。
“他的步行速度不对劲。”楚子航皱眉说,“他在…往前闪烁?”
恺撒定睛看去,发现真如楚子航所说的一样,在神道中那位白色的神祇看似正常走路,但就在他们说话的这段时间居然已经走到人工湖了,而人工湖距离学校大门足足有三百米的路程。在他又一次眨眼后,神祇赫然已经挪移到冷杉树林,距离体育馆的距离瞬间缩短了一大半!
精品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txt-第四百零六章:神道閲讀
“我们快没时间了。”他沉声说,但却没有人回应他。
唯一算是有所反应的是楚子航,他拉开了阶梯教室的窗户,一时间暴雨和狂风涌入了阶梯教室,吹拂得桌面上的纸页漫天飞舞。
“我们得拦住他,或者直接杀了他。”楚子航一脚踩在了窗户上简单留下一句话后就跃了出去,跟在他后面的还有狮心会的干部。
在教室里学生会的女孩看向恺撒,却发现恺撒正扭头盯着林年,她才发现讲台上坐着的林年还在揉自己的太阳穴。
“你还在等什么?”恺撒低声问。
“主角永远是最后登场的。”林年放下了手侧头看向窗外那条神道,“你们先去试试他的水,我速度比你们快,一会儿就到。”
恺撒临走前深深看了林年一眼,也不再说什么了,跟着楚子航的脚步跳了下去,在跳出去的瞬间反手抓住了挂在窗外的绳索速降,接近地面两三米时松开,落到柔软的草坪上侧翻滚,一个加速冲刺就冲向了远处光芒大招的神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楚子航和狮心会干部最先冲到了神道的边上,这时白色神祇已经走到远处了,在祂再度闪烁之前楚子航就毫不犹豫地抽出腰间的伯莱塔双持开火,子弹穿过暴雨射向神道中那白色的背影。
没有血统的缘故楚子航很难看清自己子弹的轨迹,但却能清楚看见神道中的神祇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那几发子弹进入神道后像是消失了一样不见踪影。
楚子航身边的狮心会干部更是直接,掀开雨衣从里面架出了两挺乌兹冲锋枪,边开火边向前面冲去,暴雨压抑下的乌兹连发声中,弹壳像是雨滴一样往外蹦出,成片的弹幕被挥洒而出笼罩了神祇。可这次的结果也跟刚才楚子航一样,子弹进入神道后就没了踪影,本该命中神祇的弹幕完全没有在对方的斗篷上带起半点涟漪。
又一次的,神祇跳跃了,出现在了百米开外,恺撒和学生会的女生直线冲到了神祇跳跃的位置,在触碰到神道之前停下了。
楚子航两人赶了过去,发现那两人正在低头看着地面,他们注视过去发现地上全是弹坑。
“没有打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子弹直接穿过了祂的身体。”恺撒的脸被神道的光芒照得微亮,上面全是雨水在流淌。
“这已经是祂表现出的第五种特性了。”学生会的女生低声说。
“林年呢?”楚子航回头看了一眼周围,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跟着他们冲出来。
“他说他迟一点到。”恺撒抽出了沙漠之鹰将枪柄递向了神道,在枪柄触碰到神道光芒的一瞬间就融化掉了。
“极致的高温,约莫大概有五百摄氏度以上。”恺撒抽回了沙鹰保留了完好的部分确保不影响它之后的正常工作。
“‘S’级不出手我们解决不了这个东西。”狮心会干部低声说道。
“让狙击手试一试,如果子弹射速够快,应该能穿过高温有效命中”楚子航忽然看向了教学楼的顶楼。
“只是约莫五百摄氏度以上,实际温度可能比这个高很多,只有等祂走出神道才是最好的狙杀时刻。”恺撒摇头拒绝了回头看向教学楼的打开窗户,“估计他也在等待对方离开神道进入体育馆的瞬间吧…我们都清楚,教学楼到体育馆这个距离其实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可祂已经进去了。”楚子航说。
恺撒骤然回头,发现神道中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与此同时体育馆的方向骤然响起了冲霄的连环爆炸声,就连暴雨都被压制而下了,火光和烟雾升腾而起——那是他们安放的诡雷被触发了,连带着炸响的还有刺耳的爆鸣声,摆放在体育馆正门口的阔剑地雷也一起炸响了,无数的钢珠和碎片射进了暴雨之中拥抱向了闯入其中的客人!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恺撒撤去视线的教学楼方向也响起了一声轰鸣!
神道前的四人扭头过去,只看见那大开的窗户边沿墙壁崩碎出了一道口子,在天空中有一道人形的漆黑影子划破了漆黑的苍穹…
楚子航认出来了,那正是林年!只是如今对方的全身上下已经找不到半寸完好的肌肤了,而是如墨般深色的一枚枚盾剑形鳞片,细密地附着在他裸露的皮肤上,鳞甲之间微微开合好像在进行着巨量的呼吸吞吐着湿冷的雨雾,缝隙里喷涌而出白色的高温气体,而那手握双刀的利爪正在微微合拢,在刀柄上迸射出了灼目的火花。
精炼血统技术·二度暴血。
楚子航脑海中浮现了数月前他在狮心会中那古老羊皮卷旁的笔记本里看到的东西…而那让他几乎以为是天方夜谭的东西却在现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空中,那个男孩只是一次起跃就跳出了百米,在高空中轻轻挥手之间撕扯开了面前的暴雨,踩着天空上划过的白光和暴雷的轰鸣声中,斩碎了体育馆的穹顶坠落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