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神話版三國 愛下-第三千八百二十章 比這可怕多了展示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佩伦尼斯的认知,这一刻所有的罗马元老都看向佩伦尼斯和塞维鲁,两位拿着第五云雀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不能,绝对做不到,皇甫嵩自己也做不到,但是皇甫嵩的军团是嵌套配合之后,可以达成联动效果,这是汉室的大佬一代一代积累下来的经验,当然在罗马人看来这就非常不可理喻了。
不过没关系,他们已经见惯了恺撒来回翻船的情况,可不管恺撒翻船了多少次,每一次最后获胜的都是恺撒,所以罗马元老虽说对于全面反攻的皇甫嵩惊若天人,但过了一会儿,也就不那么吃惊了。
反倒是佩伦尼斯过了一会儿就看出来了一些东西,皇甫嵩这个指挥系啊,有些僵硬,指挥线的表现很灵活,但多多少少缺了一点那种水银泻地的流畅之感。
再加上佩伦尼斯虽说比之皇甫嵩有所不如,但也差距不大,故而在观察了一番之后,就确定,皇甫嵩的指挥系是依靠其他手法进行了加成,看起来比操作第五云雀的他要厉害,但单个线程的操作灵活性还是比不过他的。
不过这数量实在是有些太过令人吃惊了,不知道恺撒元老该怎么应对这种可怕的攻势。
然后罗马元老眼睁睁的看着恺撒的战线被皇甫嵩锤的七零八落,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表情,不过罗马元老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恺撒元老不就是这样吗?每一次都被锤的到处跑,但最后总是能获得胜利,大家都习惯了,这很正常。
恺撒的战线靠着交替掩护,以及乱七八糟的撤退,硬生生在皇甫嵩的掩杀下跑路成功,虽说外部防线已经被锤爆,但损失居然不是很大,连三十分之一的损失都不到。
不过对于皇甫嵩而言,这依旧是一个大胜,虽说他总觉得恺撒有些像是泥鳅一样滑不留手,第一次遇到这种类型的随后,皇甫嵩有些怪异,讲道理他的包围圈为什么会被对方莫名其妙的跳出来,有点见鬼,果然对方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得谨慎一些。
皇甫嵩再次进入谨慎持重模式,毕竟爆了一波战斗力,居然没有打出他想要的战绩,虽说数千的斩获和俘虏已经相当不错,可皇甫嵩又不是冲着这个来的,还是得小心一些。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恺撒看着马超和塔奇托有些见鬼的询问道,这俩狗东西是什么情况。
“咳咳咳,我们只是多看了一眼,结果就跑进来了。”马超强行辩驳道,然后话锋一转,“不过恺撒元老,您被锤的老惨了,刚刚战线崩的也太快了,对面直接杀过来了,我差点被对面给宰了。”
“很正常啊,对方很强了,而且各项基础特别强,我手下都是白板,当然打不过了,还好我军的机动力比他们快,而且交替掩护方面我很有心得。”恺撒理所当然的说道,“不过你们来了也好,维尔吉利奥,给他们两个整俩军团,让他们带上。”
恺撒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忘了多带点小辈,给他们多多加强一下,毕竟这个仪式是近乎浸入式的,和现实几乎没有任何的区别,故而这事真正能提高战争经验的地方。
“超?塔奇托?”维尔吉利奥面带狰狞的看着马超和塔奇托说道,“我和他们好好去交流交流。”
可惜被恺撒劝阻,马超和塔奇托一人得以率领一个军团,不过这个时候恺撒麾下的军团也就是普通的正规军,练兵方面恺撒其实并不逊色于对面的皇甫嵩,只是恺撒早期的发育方向不同于对面,以至于显得有些菜,实际上这家伙也是练兵高手。
准确的说,恺撒在练兵,治军,战机抓捕,调度指挥上都非常优秀,当然这种优秀放在神这个层面就属于偏弱的那个层次,不过恺撒在军事方面确实是没有什么明显的短板,包括水战,恺撒都是能打的。
至于真正让恺撒登临军神位置的能力,在罗马这边其实是没办法体现出来的,至少在之前是没办法体现出来的,不过这一次全方位拟真之后,恺撒反倒能展现出来身为欧洲四大军神之一的最大优势。
“这算犯规吗?”迪翁这个人比较正经,站在世界外侧观察着恺撒调整军团布置的一幕,突然开口询问道。
“不算吧,塔奇托和超只是跑错路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带自家的本部,只是空人进去的。”佩伦尼斯解释了两句,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然后有塞维鲁想办法给世界内侧的皇甫嵩发了一个消息。
“啥?你说你们有两个军团长跑进去了,没带兵?”皇甫嵩收到塞维鲁的消息之后,并不怎么在乎,他是绝对相信罗马不会做这种丢人的事件,尤其是塞维鲁表示是超和塔奇托的之后,皇甫嵩就明白这俩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没问题,没问题,意外很正常,我也带了不少的将帅进来,恺撒元老再带两个也没事。”皇甫嵩浑然不在意的说道,塞维鲁表示完事回头请皇甫嵩喝葡萄酒,这次是他们罗马的疏忽。
毕竟是切磋,结果他们家两个熊孩子钻进去了,这都什么事。
给马超和塔奇托认证完身份之后,塞维鲁就继续在世界外侧看皇甫嵩全线殴打恺撒。
没错,皇甫嵩真的在殴打恺撒,这个时间段,皇甫嵩的兵员实力强过恺撒,指挥调度的线程也没少过恺撒多少,军团之间的配合也特别优秀,恺撒这边一水子的普通精锐,全靠打掩护。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神話版三國笔趣-第三千八百二十章 比這可怕多了看書
可以说,恺撒的每个军团都被皇甫嵩最大程度的用精锐进行了蹂躏,然后好运的以较小的损失在交替掩护之下撤退了下去。
这让皇甫嵩莫名的有些烦躁,他发动了三次全面反攻,甚至在第三次的时候,皇甫嵩连后备军都没有留下,全线反攻,可惜三次反攻,不管皇甫嵩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都没能留住恺撒的主力。
每一次恺撒都成功的从包围圈之中跳了出去,虽说每一次都留下了一些损失,但这个损失距离击败对方差的太远太远。
皇甫嵩不是傻子,第一次他还可以说对方是运气,第二次也可以说对方是运气,可第三次对方还是莫名其妙的穿插成功,皇甫嵩要还不明白对方的强大,那就是见了鬼了。
可这个时候皇甫嵩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胜不骄这种事情是非常困难的,哪怕皇甫嵩自己尽可能的进行约束,也难以把控几十万的人心,全军上下的战心和信心倒是不错,但皇甫嵩莫名的有些担忧。
“喂喂喂,我们怎么被追着打啊!”马超追着恺撒询问道,维尔吉利奥拉都拉不住,被马超冲入了营帐之中,“您不是应该比对面厉害很多吗?是神一般的存在吗?”
马超对于强弱的认知很简单,能打赢就是强,可皇甫嵩打的很流畅,恺撒这边颇有些左支右绌的意思。
“你是白痴吗?”维尔吉利奥瞪着马超面色铁青,他真的忍不了了,你居然敢这么对恺撒独裁官说话。
“好了,好了,也不怪超。”恺撒笑着说道,“对方真的很强,你们能遇到这样的对手应该庆幸,超,你难道没有发现对于战机和破绽的抓捕越来越灵敏了吗?还有塔奇托,你难道没注意到你已经具备在乱军之中判断局势的能力了吗?”
恺撒很是温和,一点也不恼怒,示意马超,还有冲进来但没有说话的塔奇托坐下。
“在那种局面下,我要是学不会,我都死了好吧!”马超怒斥道。
“可是你没有死啊。”恺撒笑眯眯的说道,马超闻言一愣,然后看向恺撒,他不是傻子,他只是性子急躁,但恺撒这句询问让马超终于反应过来了,明明每一次都危险的将自己逼迫到了极限,为什么每一次自己都好运的杀了出来。
“白痴,没恺撒独裁官的指挥,你们早就死了。”维尔吉利奥很是不服的说道,他本来是进来让恺撒指挥自己,磨练自己,以皇甫嵩这个名将为对手,晋升大军团统帅的,结果被两个混蛋搅合了,恺撒得先照顾马超和塔奇托的进度,维尔吉利奥没打人都不错了。
“要不是为了打磨你们,我早就上手指挥了。”维尔吉利奥黑着脸说道,“我们的战线每一个军团都会被逼迫到极限,每一个将帅都会被恺撒独裁官打磨到极限,生死之间保证你绝对不会死的统帅,只有恺撒独裁官!”
“手滑了也会死的。”恺撒觉得维尔吉利奥说的有些太绝对了。
“死了,说明他们时运不济。”维尔吉利奥气呼呼的说道。
恺撒很强,所有的军神之中属于最有可能被击败的军神,但所有有这种想法的对手,最后都输在了恺撒的手上。
因为恺撒走的流派将他手上的军团,手上的将帅打磨到了极致,马克安东尼,屋大维,雷必达,普布利乌斯,瓦卢斯等等,这些古罗马名将,全都是被恺撒这种马上要完蛋的打法给逼出来的。
人类在生死之间永远是最能突破极限的,进步不了?开什么玩笑,在恺撒手上就没有突破不了这种话,经常被对手按着打,自家被恺撒指挥着顶了上来,不想死,当然得爆发啊。
哪怕罗马的所有人都认为恺撒最后必然能获得胜利,但他们也都同样认为恺撒输掉除了最后一战的任何一战都是合理的,至于哪一战是最后一战,抱歉,谁也不知道。
故而在恺撒手下,所有的士卒,军团长,统帅都相信他们能获得最后的胜利,但他们每一个人也必须要玩命的奋斗,因为他们谁都无法保证接下来会不会因为自己奋斗不到位,就凉了。
所以打恺撒的最大问题,不在于干掉恺撒,而在于恺撒那一水子连皇甫嵩这种级别都能培养出来的能力,自家指挥能力在军神之中偏弱咋了,韩信就算在军事指挥上比恺撒厉害一些,可遇到统帅着三五个皇甫嵩级别名将的恺撒也爪麻啊!
这一点就是最大的问题,恺撒的强,强在这里,其他的军神,就算是东方的孙武,西方的汉尼拔,西庇阿这些都不具备这种能力,但恺撒的邪道流就是这种能极大的激发,乃至突破资质的上限。
马超之前一直没办法在乱战之中指挥骑兵突破混乱战线的破绽,但在这种绝对真实的战场,被恺撒逮住往死路上丢了几次,被李傕,高顺,张任来回的往死了虐,看不出来?看不出来你咋回来的!
“白痴!”维尔吉利奥冷笑着说道,“要不是为了给你们两个铺路,还用这样折腾,真的是人菜脾气还大。”
恺撒一脚将维尔吉利奥踹开,对第十骑士坚决不能客气,这要是客气了,用不了两天就不知道搞成什么鬼样了。
“你们两个还要学什么?”恺撒看着马超和塔奇托询问道。
“呃,我也想成为大军团指挥。”马超毫不要脸的报名,维尔吉利奥的脸都青了,往马超身上疯狂的丢眼镖,然而没有任何的作用。
塔奇托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神色,要是能成为大军团统帅,以后的公爵之路就稳了,人类没点理想,那不就是咸鱼吗?
“你俩基础太烂了,而且这玩意儿虽说是拟真的,知识什么也能带出去,但对于你们的压力太大,我之前是尽可能挑你们最需要的方向进行培养,就这个真实度,你们躺几天,就能吸收学习到在现实就能用。”恺撒摆了摆手,有野心他倒是挺喜欢的,可也要考虑现实啊。
“到我了,到我了,我要求不高。”维尔吉利奥兴冲冲的说道。
“行吧,先从简单的来,接下来你上前线,我在后方遥控,二元指挥系,对面那个肯定先杀你。”恺撒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当年培育安东尼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