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超腦太監-第1139章 長生(二更)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当然,人是会变的,尤其是人心莫测。
可如果没有大的变故,没有灭门惨祸之类的,就产生不了足够的力量使心性大变。
宋喻明本性是柔弱的,所以,即使他学了治国之道,权术之道,也难堪重负。
想接任大云皇位的压力实在太大,依照他的心性,恐怕难以承受。
两女见他如此,没有再说。
知道他隐隐有洞察未来之能,于是继续说起了圆光教。
“这圆光教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刺客太上皇呢?”
“很想弄清楚。”
“教主,我们是不是有点儿多管闲事了。”
“先等一等,什么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就没有趣了,是不是?”
“那倒是,好吧,我们继续回去闭关。”
“去吧。”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 蕭舒-第1139章 長生(二更)看書
李澄空待她们离开,继续负手踱步,两份心神重新回到计算之中。
——
三天之后的傍晚,他在云京的南王别府,在后花园里负手踱步,还是在计算。
他在南王府呆几天,再在别府呆几天,尽量做到不偏不倚。
脚步声中,宋玉筝带着淡淡幽香扑过来,被李澄空搂住,笑拍几下香背:“又受气了?”
“这些庸才,真是太气人了!”宋玉筝跺跺脚嗔道:“一个圆光教,到现在都没查出来,如果不是我点破了圆光教,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是圆光教的高手。”
“一点儿线索也没有?”李澄空笑道:“那个内应呢?”
“已经死了。”宋玉筝哼道:“就是一帮废物,竟然让他自杀了。”
“奇怪……”李澄空道:“这可是追查刺杀太上皇的凶手,怎会如此不尽心?”
“他们不是不尽心,是无能!”
“也未必吧。”
李澄空不相信如此大事,会出如此纰漏,能负责此案的绝不是无能之辈。
叶秋与冷露有读心诀,可很难说大云朝廷里没有类似的人物,肯定是有断案如神之能人。
“圆光教……”宋玉筝蹙眉:“如此神秘。”
大云朝廷的秘探还是很得力的,消息灵通,可这一次却折戟于圆光教。
她说话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笑道:“我也不知圆光教的消息。”
“真的?”
“千真万确!”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古怪,真是古怪。”宋玉筝不解的道:“这怎么可能。”
大云朝廷的秘探,再加上烛阴司,怎么可能还打听不到圆光教?
“夫君,是不是这圆光教根本不存在啊,只是胡乱杜撰出来的一个?”
“应该不会。”
“那为何一直没人知道?”
“可能秘之又秘吧。”李澄空笑道:“看样子,他们是查不出来了。”
“难。”
“那就再给他们几天吧。”李澄空倒要看看这大云朝廷的密探们到底如何。
“父皇那边气得够呛。”宋玉筝露出笑容。
李澄空笑了。
宋玉筝抿嘴笑道:“他还冤枉说我一定是极力阻止探查,否则,不至于现在还没消息。”
“太上皇不是想亲自指挥吧?”
“看起来有这个想法,被我拒绝了。”宋玉筝哼一声:“他这手段也太浅。”
她一眼看出宋石寒的心思,这是趁机要权,从小到大一点一点蚕食。
真要让他接手,他肯定会借题发挥,从小到大,重新把脚插进朝堂之内。
她绝不答应。
太上皇好不容易心灰意懒,再让他恢复了雄心壮志,给了他机会,那就是纵容。
而权势是足以让父女相残的。
她明白宋石寒之所以一直只动权,没有动用最后的手段,是因为李澄空的镇慑。
如果没李澄空的震慑,她早就被宋石寒用手段弄下皇位,囚禁起来甚至杀掉。
权势就有如此力量,无视世间一切感情,即使最亲近的父女之情也没用。
李澄空慢慢点头。
他若有所思的抬头看看天空。
“有什么不对?”
“会不会是太上皇自己弄出来的?”李澄空淡淡道:“绝地求生。”
“嗯——?”
“唉……,我实在不想把人心想得太坏,可惜……”
皇位足够把一个人变成冷血之人,宋石寒对皇位太在意,不会那么容易罢休。
宋玉筝的脸色阴沉下来。
她明眸闪烁寒光,缓缓道:“如果真是太上皇所为,那……”
她张了张嘴却不知说什么好。
李澄空道:“再查查看吧,但愿不是太上皇所为,否则,只能用别的手段。”
宋玉筝看向他。
李澄空笑了笑没说话:“放心吧,当然不会杀他,怎么说也是韵儿的外公。”
宋玉筝轻轻点头。
这是她的底线,可以对付他捉弄他甚至打击宋石寒,但绝不能害他性命。
李澄空却在想怎么安置宋石寒。
他已经观察宋石寒很久,也让叶秋与冷露盯着他看,观察他心性。
确实是枭雄之性,与常人不同。
他自从失去皇位之后,对皇位的执着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得而复失让他更加渴望。
他现在是不顾一切的重夺皇位,什么亲情都抛到一旁。
即使夺了他的天子剑做为警告,还是没能给他降一降温,没能让他清醒。
这么下去,他会变本加厉。
现在到了不能再放纵的时候,再放纵,恐怕会做出不测之事来,逼得自己下重手。
優秀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討論-第1139章 長生(二更)熱推
“太上皇是一时糊涂。”宋玉筝道。
李澄空道:“我看你是一时糊涂,太上皇是什么你不是不清楚。”
宋玉筝蹙眉不语。
正因为清楚,所以担心李澄空下重手。
李澄空缓缓道:“原本想着借太子之位,让他能有个寄托,时间长了也就渐渐清醒,不那般狂热。”
宋玉筝点头。
她也有这个打算。
立宋喻明为太子是要给太上皇找个事做,让他有个寄托,免得一天到晚想着重夺皇位。
可如果真是太上皇弄的这一出,那就是迫不及待,太子也没办法让他对皇位死心,他还是想自己做皇帝,而不是让宋喻明做皇帝。
李澄空道:“如果没用的话,只能用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给他长生之法。”李澄空缓缓道。
宋玉筝一怔。
李澄空笑了笑:“到底能不能长生,也说不清,至少现在是没办法证实。”
长生之法需要足够悠久的时间其真假,可没有长生之人哪有这么久的时间等结果?
宋玉筝想了想:“太上皇现在一心想着皇位,恐怕未必会想长生吧?”
“那可未必。”李澄空道:“这样罢,在太陵那边再弄个洞府出来。”
“太陵!”宋玉筝白他一眼。
李澄空笑道:“在别处的话,太上皇未必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