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笔趣-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強敵來襲分享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听了沈如龙的话,望天双眼一凛。
“你是看不起在下的身手么?”
“并不是!”沈如龙头再一次左右摇晃了起来。
王天的脑袋虽然强悍,但是跟他的身手比起来,却也还是差了一截。
就算是沈如龙到此刻也还没有完全看透王天这个人,因为在一把情况下,他很少出手,仅有的几次出手也是在沈如龙没有在场时。
虽然如此,但他一致认为,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实力应该不在自己之下!
王天自然不知道沈如龙此刻心中所想,但见对方没有否认自己的实力,他忍不住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阻扰我跟你一同前往,说句不好听的,打架这方面你比较在行,但是抡起谈判的事情来,你却根本不足我的万一!”
“王堂主,不可否认,在谈判方面我确实不如你。”
话至于此,沈如龙微微一顿,旋即抬眼朝王天看了过去,淡淡的笑了笑:“呵呵,但是说起身手来,在下感觉你我身手也应该是在伯仲之间!”
“嘶!”
其余天地会成员,听到沈如龙的话之后,纷纷倒抽冷气。
沈堂主的本事,他们是知道的,但是关于王堂主,除了知道他脑袋灵光之外,好真不知道竟然也是一个隐藏的高手。
这时,沈如龙抬了抬手,示意其余手下不必一惊一乍。
待众人安静了下来之后,他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王天,满脸淡然的开口。
“不必大惊小怪,王堂主只不过是做事不张扬而已,在身手以及头脑的选择上,他选择的是头脑,毕竟杀人于千里之外,运筹于帷幄之间的那种感觉,比手起刀落来的更加的美妙!”
王天见已经被人识破,他此刻也不再装着一副害怕沈如龙的样子,满脸坦然的说道:“知我者,沈兄也!”
一直以来,他在面对沈如龙的时候,那种惧怕,完全都是装出来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手不在对方之下,这样一来的话可以省去他的很都麻烦。
用通俗一点儿的话来将,王天是一个十分喜欢扮猪吃老虎的人,同时还是十分崇尚脑力运动的一个人。
回应了沈如龙的话之后,王天转而问道:“那你为何却又要否决我刚才的提议!”
闻言,沈如龙开口解释:“这里很不平静,刚才手下也来回报过又有一对黑蝠门的人马被杀的事情,如果放这帮兄弟们自行回去的话,我心中着实不放心,所以就只能让王兄代劳了!”
王天冲沈如龙笑了笑,继续追问:“那为什么不是你亲自护送,让我独自一个人前去隐龙城相商合作事宜?”
听到这里,沈如龙大有有深意的笑了笑,随即不答反问:“呵呵,你说呢?”
看到对方的笑容时,王天心中一紧,不够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丝毫的端倪来,不置可否的对着沈如龙哼了一声。
“就此别过!”
说罢,沈如龙身体飞快的朝远方略去,不过几个起落之间,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王天摇头苦笑了一阵后,也对刚才对方的话释然了,提醒身手的手下:“走吧!”
紧接着,他便带着一帮手下,朝来时的路走去。
沈如龙此刻正站在树干上,远远的看着王天等人离去的身影。
看了片刻之后,他自言自语道:“天地会不能没有你,王兄!”
这次隐龙城之行,有多么的危机四伏,沈如龙不可能不知道。
而且天地会此刻正值多事之秋,总舵主练功走火入魔现在都还没有回复,如果要是在让王天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天地会就真的无力回天。
正是因为如此,沈如龙才会大包大揽的将去隐龙城的任务全部接了过来,独自一个人面对有可能发生的风险以及意外。
待王天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时,他收回目光,朝不远处看了过去。
他目光对焦的那个方向,正是今天手下回来报告黑衣堂之人被杀的地方。
随后,沈如龙打定主意,要去看看到底是何人出手,闪电击杀了黑衣堂的三名高手,有这样身手的人潜伏在这片树林中,对于此刻已经变成孤家寡人的他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儿。
与此同时,李飞廉已经来到了当晚的事发现场,三个手下的尸体正在向他诉说着昨天晚上所经历过的凄惨遭遇。
一一看过三人的惨状死相后,他的拳头已经被捏的咯咯作响了,一道道爆豆一般的响声从其身体之内传了出来。
玄幻小說 上門狂婿 ptt-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強敵來襲鑒賞
似乎有一层气势,正在以李飞廉为中心,渐渐的向远方荡去。
那股肉眼不可见的气浪扩散开来后,原本林间呼呼作响的风声,突然减弱了起来,就连原本此起彼伏的鸟兽鸣叫声,都渐渐的变得安静。
四周一片肃杀。
一番探查之后,李飞廉突然调转了脑袋,视线的尽头赫然是肖舜等人此刻潜藏进去的地洞。
“呵呵,找到了!”
说罢,李飞廉如同闲庭信步一般朝那个方位走了过去,脚步没有丝毫的迫切。
之所以能够发现到肖舜等人藏身的地方,那全都是因为李飞廉修炼了一本秘籍,名叫寻踪决。
这门功法并不是一门武技功法,而是能够通过周围遗留的气息,从而通过意念感知,获得敌人此刻的藏身之处。
当然了,这门功法也并不是无敌,它有一定的距离限制,只能搜索方圆五里地只之内的气息,超出了这个范围的话,那寻踪决就要失灵了。
此刻,正在地洞里面躲着的肖舜,心中突然冒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的直觉一向都是非常准的,往往能够起到提前预料到危险的作用,这一次的感觉特别的强烈,那意味着即将到来的危险会非常的致命。
巴黑见肖舜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了起来,不解的问道:“恩公,怎么了?”
闻言,肖舜先将将内心的那股波动给压制了下去,随即对巴黑解释:“要出大事了!”
与此同时,正在角落里面闭目养神的沈墨,突然睁开了双眼,朝肖舜看了过去,提醒道:“有人正在朝这边靠近,距离已经很近了!”
他之前在劲风门跟随名师修炼,在感官这一块,远比巴黑要强多了,所以立刻便感知出了外面传来的动静。
同一时间,肖舜心中暗叫一声:“糟糕!”
随后一把从地上站了起来,巴黑也是一副凝重无比的样子站起身来看着肖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