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三十六章 縱馬橫行推薦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眼见家主发话了,楚府上下全都调动了起来。
家将们人人铠甲上阵,周勃一身布衣,闲庭信步,但人人都看到了他眼中的杀气。
“先生,孤和你一同前去!”
扶苏看得热血沸腾,不顾蔡荣疯狂使着眼色,也拿起起了佩剑。
楚阳使了个眼色,便有家将把扶苏拦了下来。
身为储君,参与到这种事情里面,并不是什么好事。
更何况,自己学生被人欺负了,自然是他这个当老师的出头,哪有假借他人之手的道理。
院子里,那些准备看楚阳笑话的功勋子弟见到这场景,全都吓傻在了原地。
打头的一个人硬着头皮嚷嚷道:
“你……你想做什么?莫不是要起兵造反不成?”
楚阳瞥了那人一眼,看向周勃,淡淡道:
“扔出去!”
“得令!”
周勃脸上带着狞笑,看向那些人犹如老鹰窥伺鸡群一般。
他才不管什么勋贵不勋贵,这些人敢来楚府撒野,那便是找死!
几乎几个呼吸的功夫,只见他拎起那些人的衣领,全都甩了出去。
“要是不服,大可以来找麻烦试试看,楚某别的什么没有,就是功劳管够,看值不值断你们几条腿!”
那些原本还骂骂咧咧的年轻人,在听到这话之后,全都鸦雀无声了。
他们这才想起,这位猛人最近兴起的名声!
行走的军功章!
这个称呼,原本是用来形容俘虏与间谍的,意思是指只要抓住这些人,就会获得妥妥的军功。
可眼下这个名字,却又有了另一重含义。
这位动辄就拿出文昌纸,土豆,甚至蜂窝煤这种奇物的高人,可不就是把立功当喝凉水么!
老秦人最看重的就是军功,讲得就是一个公平交易,说得夸张点,大秦的军功是可以按斤两来卖的。
按照这种说法,似乎打断他们腿这件事情,并不困难。
看着楚阳,周勃主仆二人骑马扬长而去,那些勋贵子弟们,脸色涨红地杵在楚府门口,面面相觑。
这时,周围不少庆贺楚阳升官的人还没有散去,感受到周围刺眼的目光,有些人脸上便挂不住了。
“现在怎么办?咱们要不……算了?楚先生平日里对大家特挺和气的,用不着搞得这么剑拔弩张吧!”
“是啊,马钰这件事情,原本就是你们欺人太甚,嫉妒人家罢了,趁着现在还没有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收手吧?”
“都给我闭嘴!”
不等那些人说完,领头一个虎着脸的年轻人厉声喝断道。
他冷冷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全都低下脑袋,不敢言语了。
“你们这群没出息的,人家只是糊弄几句,就把你们给吓住了,还说什么要学自家祖辈,上阵杀敌了,就这?”
领头的年轻人招了招手,路旁便有人将一匹红鬃烈马牵了过来。
“没卵子的,就在这里哭哭啼啼,丢人现眼吧,还自认是老秦子弟的,就随爷爷去廷尉府,我倒要看看他楚阳如何了结此事!”
领头年轻人扬起马鞭,狠狠甩在了马屁股上,一骑绝尘。
剩下的那些年轻人,相互对视一眼,最终也咬牙让人将马匹牵了过来。
数十人就这么鲜衣怒马,在集市上呼啸而过,一时间,漫天飞尘,鸡飞狗跳。
此时,阿房宫中。
刚下早朝,嬴政正拿着几个白白的纸袋,一副思索的模样。
“这就是楚阳给寡人的回礼?你确定没有拿错?”
年轻內侍恭敬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楚令正得到旨意之后,就立马将此物送了过来,一路上小的可都很小心呢。”
“真的是他亲自送来的?”嬴政似笑非笑地说道。
內侍闻言,脸色剧变,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其实……其实是楚令正派人追上小的,送来的。”
精彩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一百三十六章 縱馬橫行推薦
“你收了他多少好处?”嬴政淡淡道。
“回禀陛下,臣收了楚令正十金。”
“一个小小內侍,也敢自称为臣?明日若是被朝外那些人知道了,怕不是要被唾沫淹死了……”嬴政轻笑道。
年轻內侍偷偷看了嬴政一眼,犹豫很久,才恭声道:
“启禀陛下,古人常说,势如天子,未必贵也,穷如匹夫,未必贱也,臣子只分忠心与否,能干与否,哪里有什么内外之分……”
“这话是谁教你的!”
嬴政闻言,脸色一变,语气变得冰冷起来。
年轻內侍抬起头来,一脸迷茫。
“臣那日只是无意间听楚令正给太子讲过这句话,觉得很有道理,便记下来了。”
听到这句话,嬴政脸色才缓和起来。
楚阳这小子,倒是常有一些惊人之语。
之前似乎还说过什么,君为舟,民为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还真是胆大妄为呢!
老庄之说,与鬼谷一脉互有借鉴,这句话能从楚阳口中说出来倒是不足为奇。
嬴政深深看了年轻內侍一眼,良久才缓声道:
“你若是愿意读书,楚阳讲课之时,寡人准你旁听,顺便将听到的回来给寡人讲讲。”
“臣王绍安叩谢陛下隆恩!陛下放心,臣一定会做好陛下的眼睛,耳朵!”
內侍一脸激动地叩头谢恩,看得嬴政摇头苦笑。
“寡人是让你修习学问去的,谁让你做眼线的?行了,告诉寡人这个东西到底怎么用!”
听到嬴政这句话,內侍这才喜笑颜开的站了起来。
“陛下,此物唤作暖宝宝,可藏匿于衣物之中,寒冬天里,也能周身发热,犹如捧着一个暖炉一般。”
內侍一边说着,一边将暖宝宝贴在自己身上,没过多久,只觉得几股暖流在身上涌起,连忙邀功似的看向嬴政。
“陛下一试便知!”
嬴政摸了摸內侍的衣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寡人听说那楚阳与墨家钜子比试之时,曾有凭空制冰的本事,想不到在制热一事上,依然厉害!”
作为一个君主,嬴政的眼光自然不会只局限于奇淫巧技上面。
若是这暖宝宝可装备于军中将士,那么以后北地的战事,或许就不会那么惨烈了。
“是啊,楚令正确实厉害呢,臣活到现在,还没见过谁能有如此手段呢,这鬼谷一脉当真厉害呢!
陛下前有老国尉辅佐,现如今又有了楚令正,我大秦江山必然万年呢!”內侍在一旁吩咐道。
“万年么?”嬴政笑着点了点头。
罢了,先将那小子在廷尉府磨练一段时间吧,只待过几年有了几分老成稳重之风,再做别的打算把。
嬴政拿起几片暖宝宝,自己尝试了起来,也是觉得有趣。
就在此时,一个侍卫从外面急匆匆跑了进来。
“启禀陛下,咸阳令来报,说是楚令正与几十位勋贵子弟,当街纵马,毁坏摊位数百家,所幸并无百姓伤亡,咸阳令问您,要不要下旨捉拿?”
“几十位功勋子弟当街纵马?”
嬴政闻言,脸色一沉。
“领头的是什么人!”
侍卫有些犹豫的看了嬴政一眼,这才吞吞吐吐道:
“是……大将军王翦之孙……王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