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第三六一章 畫廊式廊橋熱推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果然是这样。
这些年成都抓奸细抓的很紧,还有新宋的节节胜利,他们已经不容易轻易策反新宋人了。
他给老曹建议,让各部召集相关的民间人士座谈,阐述朝廷的立场,宣传新宋国的主张,以正视听。
老曹觉得对头,回去做安排了。
他给魏忠说蒙古是大国,不可能放过对我们的情报收集,盯住使团,或许还有收获。
魏忠点头,告辞离去。
回到家里,安宁说上午来了三个人,她去劝说了。
警卫局还是来人,拉出去当街打了五十大板,说是二哥定的规矩,不能改。
看到那几个好几十岁的老夫子被打的哭哭啼啼,屁滚尿流的,让她哭笑不得。
他逗安宁,问想不想感受一下,卓玛一使眼色,两人一致说要。
立马上前拉着他朝屋里跑,按到床上就打起他屁股来,赵晓兵哎呦,哎呦的叫,假装疼痛。
两女人开森的脸都笑烂了。
建华爱她老爹呢,在床边上一边用小拳头打两个妈妈,一边哭闹着不许打她爸爸。
女儿当真是爸爸的小棉袄呢。
赵晓兵心里暖和极了,起来抱着幺女抛高高。
次日,他和卓玛去参观佛塔建造。
正中间,大佛塔的主体工程已经完工,工人们正在抹灰装饰,安装金箔饰品。
四周的小佛塔也开始下基础了,围墙已经完成,正在安装转经筒,进度蛮快的。
看来完全赶得上。
主塔高约十五丈,卓玛说怕是全世界最高的佛塔了,很开心。
赵晓兵觉得在藏传佛塔里或许是最高的了,但要说是塔式独立建筑里最高的,他还不敢肯定呢。
佛塔四方的院墙上正在安装转经轮,全是黄铜做的。
崭新的转经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转一圈下来至少有两里地呢,卓玛还是坚持要走上三圈。
西蕃人信佛,见到佛塔都要去转经,赵晓兵觉得修这么一个佛塔下来花费虽然不少,但是意义却不一般,还为成都人增加了一个特别的景点。
他听说蒙古使团已经来过了,见到立起来的白塔如此宏大,气势雄伟,惊叹不已,根本不可想象他们是如何建起来的。
当然了,有了钢筋混凝土和他的脚手架搭设理论,这个高度算啥子?
再高的塔,新宋人都能建。
回家后,丁辅来人请他和安宁过去,老爷子说蒙古人要与他和安宁见面。
老皇帝是安宁的爹,他老丈人嘛。
这是他们在打感情牌。
他说见就见吧,别急,就说公主尚不在成都,约个三日后见面,他要和修造部赶去都江堰视察宝瓶口的维修工作。
第二天天刚亮,赵晓兵就出发了,今年朝廷先下了维修大江大河的文件,各地都已动起来。
这时因为汲取了去年的经验之后大家对水利更加重视,成都提出了今年整治宝瓶口上下的工程。
维修改造后,将增加引水量,再建引水渠后更有利于成都平原的灌溉,扩大水田面积。
一行人听取了老水工的意见后,同意实施,但他要求必须要保证质量。
水利无小事,特别是涉及都江堰工程,太重要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華夏一家 ptt-第三六一章 畫廊式廊橋
从嘉州运来的水泥,每一批都要做实验,毕竟是土法制作的,性能很不稳定,若不严格实验,这种百年,千年大计恐难保出现质量问题。
赵晓兵穿越过来后还是第一次参观这古老的水利工程,堪称世界水利典范的都江堰看着比后世还古老沧桑,那是因为年久失修。
此时全靠人力,哪有后世发达的科技和运输机械,几乎都是下半年汛期过后发现险情修修补补,看着当然更像千疮百孔了。
哪有像样的彻底维修过,穿上一件新衣服那样漂漂亮亮。
想着想着他对身边的余大异说:“明年起安排大修,将瓶口前的鱼嘴,飞沙堰等彻底整治,竹索桥也不要了,叫成都路桥局来建铁索桥。”
他觉得到了该彻底整治的时候了。
出了崇德祠,居然见到他娘和大姐、三妹他们走过来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華夏一家 txt-第三六一章 畫廊式廊橋相伴
赵晓兵当了一盘导游,陪着她娘将都江堰又转了一圈,白英豪领着来到宝瓶口下边的内江边上吃饭。
他三妹说大舅哥的谋划太宏大了,要把个都江堰修造出来形成旅游景点,怕要把白家的银子都掏空,搭上俺娘的都还不够呢。
白英豪在边上发笑了,盯着老三说哪有那么严重?
转过头来看着赵晓兵说要修来像个样子,的确需要不少银子了。
赵晓兵给他讲,他正在安排子文将自家的厂,坊交给朝廷。
回头叫子文给嘉州联系,还是收个三折价卖给官府,所得全部入股都江堰如何?
赵晓兵笑嘻嘻的看着他三妹,老妹子开森了,上去抱住他肩膀摇起来,连呼大善。
赵晓兵举起筷子指了指对面的河道说,当下最重要的是先修桥,在这里修上桥后,两岸再修街,既方便行人来往,又能在桥上观看宝瓶口,定能吸引游客来往。
白英豪说大善,就将桥建成画廊似的廊桥,让它自成一个风景岂不美哉。
三妹对着白英豪撇嘴了,说啥子岂不美哉,银子呢?大姐看着老妹笑了,三哥说白家都没钱,我等更无话可说了呐。
他老娘发言了,叫别开玩笑,说定了就干,得空就来帮着老三。老娘举起茶杯来叫走一个。
呵呵,他老娘现在要养生,都不喝酒了。
两天后一行人回到成都,彩霞得知他要维修都江堰,有意见了。说他这也想做,那也想做,也不问问钱从哪里来?
赵晓兵说肯定得由她的财税总局拿出来噻。
彩霞说这么多天没见面,见面就说钱,一点也不亲热,有都不给。他只得厚起脸皮像伺候皇后一样将彩霞送进房间,细心双修去了。
收功后,彩霞缓过气来,告诉他三妹和白英豪陪着娘来过了,两姐妹还像从前一样无话不谈。
这些,他自然知道,是他在犍为说了彩霞在成都,三妹自告奋勇要找她的。
他说过去的事情别老挂在心上,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事论事,不会想那么多。